跳至正文

美国儿科病房今冬“爆了”:免疫系统休息3年迎挑戰

“几十年来最大的儿科危机”

在美国,对一些生于2020年附近的孩子们来说,平安地度过今年冬天是个巨大的挑战。芝加哥郊区,四个月大的婴儿伊索前一天还看上去很快乐,反应机敏,第二天却突然开始呼吸困难。家人们把他送到家附近的医院,那里没有儿童病房。于是小伊索又被辗转送到一个小时车程的另一家医院,在那里,他的病情急速恶化,并被确诊为感染了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病毒渗入他的呼吸道,导致它们肿胀并充满粘液。他很快进了儿科ICU,氧气面罩和呼吸管布满了他小小的身体。

电子显微镜下的呼吸道合胞病毒RSV ©视觉中国

最近一两个月,根据NBC、CNN和大西洋月刊等多家媒体的报道,美国很多州的儿科病房里挤满了像伊索这样感染RSV的孩子们。医生们称这种拥挤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在马里兰州的一家医院,儿科病房不得不在室外搭建帐篷来接纳患者;一张床位空下来,立刻被新的呼吸困难的孩子填补上去,很多孩子被迫转移到一百公里外的医院——他们很可能在转移的过程中错过最佳的治疗时间。《大西洋月刊》称儿科病房的这种混乱为“几十年来最大的儿科危机”。

实际上,儿科医生和家长们对RSV并不陌生。在全球范围内,RSV都是引发儿童下呼吸道感染的主要病毒。2015年,全球大约有超3310万儿童因感染RSV引发急性下呼吸道感染,超320万儿童因感染而住院。在中国,5岁以下儿童急性呼吸道感染疾病中,46.9%因病毒感染引起,其中RSV构成比达25.7%,超过鼻病毒、副流感病毒和流感病毒,是造成儿童急性下呼吸道感染第1位的病毒病原。除了儿童,老人在面对RSV病毒时也可能会变得脆弱,成人同样会感染,但通常无伤大雅。

美国疾控中心的官网列出了RSV的六大症状:流鼻涕、食欲减轻、咳嗽、喷嚏、发热、声音变得粗哑。和普通的发烧感冒没什么不同。事实上,对于一些孩子来说,RSV就是如此。但对于那些本来就患有呼吸道疾病或免疫系统较差的孩子来说,RSV就是一场灾难。呼吸是否变得困难是判断就医的重要条件,一位医生提醒家长,当你的孩子开始呼吸困难,难以吞下液体,请来医院。

美国西雅图一家儿童医院外 ©视觉中国

不寻常之处是RSV开始在美国儿科病房里制造混乱的时间点。通常,儿科病房会在冬天迎来RSV的袭击,而今年,时间从冬季提前到了秋季,甚至夏季。这才使得医生们猝不及防。一份来自疾控中心的警告最早在6月份发出——那远未抵达流感的高发季——提醒人们南部的一些州意外地出现了RSV流行。等时间来到今年10月1号到8号的一周,已经是恐怖的7454例新增。在2021年几乎同样的时间段,这个数字是5170,而在2020年的这个时间点,疾控中心甚至还未开始统计,最早有记录的统计时间是11月21号,19例。

病毒的报复

在新冠肺炎还未曾出现时,高发于冬季的RSV病毒实在算不上什么特别可怕的敌人。2020年9月15号,深圳市卫健委曾发表过一篇关于RSV的科普文章,里面提到,“事实上,几乎所有儿童,在2岁之前都感染过这个病毒……(患病后)通常是自限性病程,大多1~2周自愈,少数持续1个月左右。而且,大多数患儿都是轻症。”

那么这两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卷土重来的RSV病毒变成了一位可怕的敌人?

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家儿童医院或许可以提供部分解释。过去两年里,当医疗系统因为新冠肺炎瘫痪时,这家儿童医院却安静下来了。医生们甚至担心自己会失去工作。本来,患上新冠的小孩子就很少。紧接着,学校停课了,或者上网课,孩子们失去玩伴,担忧的大人们牢记给孩子时刻戴上口罩。就这样,流感病毒和RSV等各种呼吸道病毒大军在“攻击”孩子这件事上屡屡挫败,也没法潜伏在那些聚集在一起玩耍的孩子们身边,以便“一网打尽”。“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看到的最少的病人,”这家儿童医院的医生说。

然而,儿科病房和孩子们对病毒的这种胜利只是暂时的,甚至是带有麻痹性质的。今年6月,美国放宽了旅行限制,前往美国的游客不再需要出示核酸检测报告或新冠康复证明。9月,美国总统拜登宣布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已结束。尽管自2020年1月开始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尚未结束,但在各种公共场合,戴口罩的人们越来越少了,学校复课,大人复工,孩子们重新聚在了一起。

和很多呼吸道病毒一样,RSV的传播路径很简单,接触和飞沫传播。握个手,打个喷嚏,一个班的孩子可能会相继中招。

流行病学家、《凯撒健康新闻》的编辑Celine
Gounder接受CBS新闻采访时说,“有那么多孩子从未接触过病毒,现在他们突然间一起接触到了病毒。”
马萨诸塞州一家儿童医院的医生总结道,“口罩和社交隔离保护着我们不受所有病毒的感染。现在,所有人都放松下来了,病毒也前来复仇了。”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8日,加拿大多伦多,流感季到来,药店柜台感冒药和泰诺类药物短缺 ©视觉中国

这一次,蛰伏了两年的病毒攻击的是一群在2020年前后出生的,几乎没有什么机会与病毒打过照面的孩子们。生病这种事,某种程度上就是免疫系统在打怪升级,是要练习才能不停提高的。如果一个人从没打过怪,那很可能第一次会直接被K.O。

这种现象被科罗拉多大学的免疫学和微生物学助理教授Aimee Bernard称为“免疫差距”(immunity
gap)增大:当你的免疫系统休息时,它的警觉性和能力都下降了,再次暴露后,它没有做好准备,更容易沦陷。

Bernard同意,这和另外一项更为著名的免疫学理论“卫生假说”的逻辑基本一致,即当孩童缺少接触传染源、共生微生物(如胃肠道菌群、益生菌)与寄生虫的机会时,免疫系统的正常发展会被压抑,进而增加了罹患过敏性疾病的可能性。

总之,孩子们变得更加脆弱了。而过去的两年间,由于儿科需求的下降,很多医院削减了儿科的预算和人员。找到新的护士也不容易。新冠疫情带来的高工作量和病人死亡带来的负面情绪也导致了严重的护士离职潮。一份2021年的调查表明2/3的护士考虑辞职。因此,当RSV病毒来袭时,病房的人手严重不足。更别说有很多孩子不止感染了一种病毒。有些孩子刚离开医院,没过几天又回来了。有一位孩子自9月初以来,甚至已经患过四种呼吸道病毒性疾病。可怜的孩子。

未来的不确定性

现在还没有研究具体地指出“免疫差距”到底会对什么样的人群有影响。毕竟,现代人类还是第一次经历如此大规模的传染病流行。

看起来,孩子们是目前为止最严重的受害者,甚至是那些还未出世的孩子。一篇关于“免疫力下降的母亲”的论文发现,如果母亲怀孕时一直生活在缺乏病毒暴露的环境中,他们就无法让身体里的后代发展出一个强壮的免疫系统。这样的婴孩从一出生起,就面临着很大的患病风险。

当然,也不要太过惊慌。一方面,孩子们终于开始接触到真实世界的各种病毒了,这对他们的免疫系统来说或许是件好事。在接受Self网站采访时,Bernard教授也试图给出一些安慰性的回答,“别慌,当意外来临时,你的免疫系统还是会开始工作,并且使出浑身解数保护你。它还在那。它还在工作。它时刻准备着。”当然了,保持健康的饮食和睡眠以及锻炼永远有用。以及,积极接种流感和新冠疫苗。

今年11月,韩国流感患者一周内增加22.4% ©视觉中国

早在7月,几位流行病学家就在The
Lancet网站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试图警示医院对接下来的RSV大爆发有所准备。后来的事情证实了他们的预言。但对于接下来几年,RSV会以什么样的频率和规模爆发,这篇论文的作者之一Baker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她也不确定。

其他病毒如何发展,要取决于新冠病毒将怎么发展。病毒世界也有轻重缓急。新冠如果变得更严重,我们要再次封锁、隔离,那其他病毒可能又会被阻挡在口罩之外了。新冠疫情如果结束了,其他病毒卷土重来的方式也并不好预测,例如流感病毒就十分多变。一切正如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不确定性。

对于当下最紧急的RSV来说,没有专门的特效药,疫苗至今也还在试验阶段。二者的研发都变得急迫起来。圣地亚哥的一位儿科医生这样催促知名药企辉瑞,“快点吧,研究起来,现在我们被RSV席卷了,所以研究出药物也会变得容易了吧。”

在住进医院的第三天后,伊索的呼吸终于顺畅了。谁都不能确保这个冬天他会不会再次回到医院。毕竟。冬天才刚刚开始。

参考资料:

1.NBC,Surge in cases of RSV, a virus that can severely sicken
infants, is filling hospital beds

2.The Atlantic,The Worst Pediatric-Care Crisis in Decades

3.Self,How an ‘Immunity Gap’ may be fueling the recent spike in
Respiratory Illnesses

4.CNN,Pandemic ‘immunity gap’ is probably behind surge in RSV
cases, scientists say

5.The Lancet, Preparing for uncertainty: endemic paediatric viral
illnesses after COVID-19 pandemic disruption

6.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因为这病毒,6个娃进了ICU!孩子咳嗽流鼻涕还气促,小心是……》